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太古丹尊 > 第一千九百二十一章 战况渐明

第一千九百二十一章 战况渐明

第一千九百二十一章战况渐明

味觉、听觉、嗅觉、触觉、视觉、知觉,弃六感;无念、无欲、无心、无神……摒九识。

此乃无妄战经至高境界,化身绝对的杀戮工具,只有“战”。

“无味、无声。”战武眼神变得锋锐,气质随之产生变化,双拳握紧一震,泛出强烈的战意粒子,身形爆掠向前,一拳重击轰向秦浩。

秦浩龙魂之力与之攀升,体内传出阵阵龙吟,带有鳞甲的拳头挥迎上去,落日战神冲来的快,被砸飞得更快,双拳相交,两股可怕的规则光芒爆闪,战武闷哼一声后撤退去,眼轮中光泽闪过,那黑色的眼仁消失,凝成一双璀璨的金眸,散发的焦点更为强烈。

再弃一感,视觉。

失去肉眼感官,以战意锁定对手,他所看到的一切更为真实和清晰。

轰!

可怕的声浪爆发,漫天粒子光辉从战武的身躯辐射,他的战意不断攀升增强,与秦浩化为两道光飞驰着,碰撞着,剧烈的轰鸣从这片界域内频频传开。

单独摒弃了三感,他便已经能够抗住秦浩龙魂的爆发。

“无感,无色,无知。”

一声声念叨不断从战武口中吐出,当进入无知之境,不知敬畏,不察危险,只有战斗这一刻,落日战神像是化身一名疯狂的战斗狂人,每一拳轰击出去,大道都破灭在他的拳意粒子当中,这方阵界不断崩出光之裂痕,无数战意粒子从裂痕里弥漫出来,俨然快要承受不住战武道意的爆发。

渐渐的,秦浩战斗中开始吃力,又从吃力变得乏力,面对战武不知敬畏不避危险的疯狂拳头,他越来越力不从心。

轰!

终于,两道交织缠绕的光随着一声巨大的轰鸣分离,秦浩朝着界域一头轰撞了上去,半身鳞甲破碎,被打到崩裂的皮肤底下,一片水光迅速覆盖滋补,龙鳞又不断重新生长出来。

“好强。”秦浩耳畔咧咧罡风席卷,身体完全停不下来,满身泛出强烈的疼痛。

印象中,战武陷入狂热之后地确很强,前世他们遇见过的对手,每人能在战武的攻击下撑过三息,许多情况都被一拳直接毙命。

为此秦浩也曾笑称,不出落日箭矢的条件下,东洲若还有大帝能击败他,非战武莫属。

哪知重修一世归来,他面对的战武比印象中还要强,还要疯狂。

“无念。”战武目睹着秦浩被打飞,脑海里传回来的画面非常清晰,他甚至能够感受到秦浩身上净幽水道意流动的频率,从而分析出对方受损的程度。

但对于战武来说,仿佛一切再也没什么感觉,他的气息越来越冷。

“唰”地一声。

战武从原位消失不见,空间之内,却有一束可怕的气息朝着秦浩疯狂逼近,一旦完全摒弃了九识,进入无心无神状态,那时战武也不再是战武。

“水风神行闪……不好。”

汹涌的危险降临而来,速度快得难以想象,秦浩帝体受损,流逝了很多体力,尚未能通过净幽水恢复,战武丝毫不给他半丝喘息机会,照此下去,此战撑不住多久的人会变成丹帝。

咻!

一抹锋利的翡翠光影从界域里狂闪而过,与此同时,刚刚降临秦浩跟前的落日战神被一剑劈翻出去,褶褶生光的神甲之上,顿时烙印了一道惨白色的剑痕。

“太虚神器。”战武低头看了眼胸口,神品护甲也能留下痕迹,可见这一剑多强,但他脸上并没有痛苦之色,摒弃六感之后,战武没有任何触觉。

“呼呼。”秦浩悬浮在界域一侧,手上拿着太虚神剑,口中发出一阵剧烈的喘息,颗颗汗水顺着他半脸鳞甲流淌。

太狂猛了,不出神器,他无法缓解战武狂暴的攻势。

秦浩万灵火瞳闪烁,那一丝丝火焰纹路散发着锋锐的大道光泽,他紧紧凝视着战武的神甲,这甲胄绝非凡品。

两人这一番交手,事实上秦浩不该如此吃力,是战武身上的神甲卸掉了他的道意拳力,相反,战武随着无妄战经增强,足以破掉他的龙鳞防护。

亏,就吃在这里。

“呵呵,这么快就拿出神器了,你比我预判的弱,这可不是好兆头。”战武扫了扫胸前甲胄的痕迹,随着手掌拂过,那惨白色的印痕很快消失不见,甲胄依旧光辉如初。

“原来你也有神器,葬神谷里得到的吗?”秦浩开口问道,防御型的神品护具。

“说不说有什么区别,接下来,希望你的法则别太让人失望。”战武冷哼了声,身形朝着前而行,每一步踏出去都缥缈如影,无法判断出他的攻击角度。

“水风步。”秦浩牙关咬了咬,松开掌上神剑,一串晦涩难懂的咒法从口中念出。

“嗡”地一层紫金光波从太虚剑上扩散蔓延,光辉之中,剑化为鼎,显露形态真尊。

要赢战武,依靠剑术怕很难取胜,秦浩最拿手的自然是炼丹,包括炼人,他要以丹功炼了这方天地,催动神器炼掉战武。

Copyright@202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