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87章 情难自禁

安然把自己听到的二伯母和安承幸说的话给初淡之说了,完了还添了一句,“这事情不要和封哥哥说。”

初淡之笑了笑,心里松了口气,以为安然发现了什么,“我能说什么,我也没有觉得有哪里奇怪。”

“我也没感觉出来。”安然刚坐直身子,又贴过去,凑在初淡之身上这闻闻,那闻闻。

“又做什么?”初淡之半揽着她,怕她掉下去。

“初淡之你是不是骗人?”她说这句话的时候,声音还刻意压得很低,怕被厨房里的祁诗韵听见。

“骗你什么?”

“你去医院了。”安然严肃地皱眉看他。

初淡之移开眼,没有直接承认,“怎么了?”

“你身上有一股消毒水的味道。”安然拉了他一把,让他看着自己,很严肃很严肃的表情,“你是不是打架打进医院了?”

初淡之本来微蹙的眉头在安然的话语中轻轻颤了下,他心中太多的无奈,看着盯着她的人儿,笑得也无可奈何,“你想什么呢?”

“那你……”安然不容初淡之糊弄过去。

“我回来的时候在路上碰上了封哥,他有个朋友住院了,我陪着他去医院看了看他那个朋友。”初淡之现在想想刚刚安然的话,就觉得好笑得不行,他伸手刮了下安然的鼻子,“你这个小脑瓜里面到底装了些什么东西。”

安然一把捏住了初淡之的手,“我……”她正要开口说话,突然发现两个人靠得很近。

她一愣,接着初淡之也发现了,顿时气氛都变得有些奇异起来……

Copyright@202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