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历史军事 > 无双庶子 > 第一百五十六章 为天下读书人发声!

第一百五十六章 为天下读书人发声!

一身黑甲的李信,行走在未央宫的台阶上,影子被早上的初阳拉的老长。

跟在他身后的,是整整齐齐的五十个亲卫。

此时,皇城内城的防卫力量,只剩下未央宫里最后一百个左右的内卫,其他的人,几乎都死在了汉州军手中。

李信带着五十个亲卫,缓缓迈步,走进了未央宫里。

这些年,李信曾经不知道多少次走进天子寝殿,每一次的感觉都不太一样。

承德朝的时候,天子寝殿还不在未央宫,他先后两次进入长乐宫,每一次都是如履薄冰,战战兢兢,到了太康朝的时候,天子寝殿从长乐宫搬到了未央宫,从那时候起,李信便经常出入眼前的这座宫殿了。

不过太康朝的十年,李信虽然地位极高,可以随时出入宫禁,但是面对太康天子的时候,他还是不得不恪守君臣礼仪,规规矩矩。

哪怕是在元昭朝,身为帝师的李信,也没有逾越君臣之间的规矩。

但是这一次……不一样了。

李信大踏步迈进了未央宫,昂首挺胸。

这座宫殿,他太熟悉了,甚至比当今的天子还要熟悉一些,他径直走进了未央宫的正殿。

此时,是元昭五年的深秋,确切的时间是九月二十,辰时初刻,阳光普照。

一身黑甲的李信背负双手,走进了这间大殿。

此时,朝廷的大部分官员基本都被困在了这间大殿里,包括朝廷的大九卿,以及尚书台的几位宰辅,还有六部之中大大小小的官员。

当然,还有高坐帝位的天子。

天子就静静的坐在高处的帝位上,脸上没有一丝表情。

内卫最后剩下的一百多个人,确切来说应该是内卫之中近卫营的人,各自抽刀,拦在了李信面前。

李大将军淡淡的瞥了一眼这些近卫营将士,语气平静:“三禁卫差不多已经死伤殆尽,从永安门到未央宫,各个关卡已经都被我西南军控制,现在皇城里差不多有两万西南军,此时多死一百人少死一百人,于我来说没有任何分别。”

“你们现在扔下手中刀剑,就地卸甲,我可以放你们出去。”

一百多个近卫营将士,死死地握住手中的刀剑,没有一人撤退。

能够进入近卫营的人,个人的功夫本事还在其次,最重要的是对天子的忠诚,这一百多个人每一个都是精锐之中的精锐,只要皇帝一句话,让他们自杀,他们都不会皱一皱眉头,更不可能在这个时候投降了。

李信目光一冷,正要挥手下令,坐在帝座上一直闭目的天子,终于缓缓睁开眼镜。

他声音沙哑:“都……退下罢。”

一百多个近卫营将士,听到天子的命令之后,最后一口心气也泄掉了,他们有些无力的扔下了手中的刀剑,然后褪下身上的甲胄,如同行尸走肉一般,离开了未央宫。

天子从帝座上站了起来,抬头看了李信一眼,努力让自己的声音保持平静。

“朕原以为,这一天不会来的这么快……”

因为从小对李信就有一些敬畏的心思,从元昭朝彻底站在李信的对立面之后,这位皇帝陛下就经常做梦,梦到自己的这位老师,提刀打进皇城里,把自己从皇位上撵了下去。

不止一次的梦到。

这也正是这位天子,在最近一两年决断频频失策的原因,他天生就有些畏惧李信,后来错误的把这种畏惧归结在了火器头上,然后一门心思的钻进了火器之中,很少再过问政事。

李信往前走了两步,先是瞥了一眼殿中战战兢兢的文武群臣,然后又抬眼看了一眼天子,脸上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:“我原先也以为,这一天不会来的这么快。”

说到这里,李信顿了顿,然后继续说道:“如果陛下够聪明,或许永远不会有这一天。”

元昭天子自嘲一笑:“老师的意思是,元昭元年的时候,朕任由你废去四位辅臣?”

“当时朕尚且年幼,四位辅臣离开朝堂,京城就是老师你一个人说了算,那样一来,今日之事只是提前了五年而已。”

李大将军脸上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。

“这个时候我与陛下说,五年前我仍旧想在大晋朝廷里做一个太平侯爷,不管是陛下还是朝中诸公,多半都不会信。”

“不过没有关系。”

李信脸上的笑容收敛,语气也冷淡了许多:“现在你们信不信已经不重要了。”

说完这番话,李大将军从腰间抽出自己那柄湛青色的配剑,语气平静:“现在这个时候,诸位应该没有人要跳出来与本将讲道理罢?”

Copyright@2020